★期刊易★全新改版-收录各领域省级、国家级、核心期刊共计12356种,是你论文发表的好帮手!
当前位置:期刊易论文网 > 论文范文 > 医学论文 > 妇产科论文 > 正文

【妇产科论文】妇产科论文范文(佳作3篇赏析)

2018/03/08|发布者: 编辑W|阅读:
【摘要】 作品一: 两种手术方法治疗 剖宫产子宫瘢痕憩室的临床疗效比较 摘要:目的探讨经阴子宫瘢痕憩室修补术在 CSD 患者治疗中的临床意义。方法选取解放军总医院妇产科 2013 年 1 月至 2017 年 1 月期间收治的子宫...

作品一:两种手术方法治疗

剖宫产子宫瘢痕憩室的临床疗效比较

摘要:目的探讨经阴子宫瘢痕憩室修补术在CSD患者治疗中的临床意义。方法选取解放军总医院妇产科20131月至20171月期间收治的子宫瘢痕憩室病例并行手术治疗者65例,根据手术方法分为两组,观察组采用经阴CSD切除修补术,对照组采用宫腹腔镜联合CSD切除修补术,比较两组基线资料、疗效和随访相关指标。结果观察组31例,对照组34例,两组年龄、剖宫产史、每月阴道流血时间以及子宫缺损处肌层厚度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手术时间(74.3±22.5)min少于对照组的(103.5±36.4)min,手术出血量(54.0±28.2)ml少于对照组的(78.6±25.9)ml,住院费用(7968.3±897.6)元少于对照组的(13478.4±1743.5)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随访1个月时观察组有效率为74.2%,对照组为58.8%(P0.05);随访6个月时观察组有效率为87.1%高于对照组的67.6%(P0.05)。结论对于子宫瘢痕憩室病例,经阴CSD切除修补术的手术时间、手术出血量和住院费用均少于宫腹腔镜联合手术,治疗效果也更确切。

关键词:子宫瘢痕憩室;经阴手术;宫腔镜手术;腹腔镜手术

子宫瘢痕憩室是剖宫产切口瘢痕缺陷的一种类型,其产生原因与剖宫产术中子宫切口缝合方法以及子宫内膜与肌层损伤有关[1],经血存留于憩室部位可引起经期延长、月经间期阴道流血、痛经以及慢性盆腔痛等临床症状,影响患者正常生产生活,严重者导致不孕或憩室部位妊娠、大出血及子宫破裂等[2]。随着我国剖宫产率升高、二孩政策开放、以及各种检查手段丰富,对剖宫产瘢痕部位妊娠认识的深入,CSD发病率呈上升趋势[3]。本研究通过回顾性分析,比较两种手术方法治疗CSD的病例资料,探讨经阴子宫瘢痕憩室切除修补术在CSD患者治疗中的临床意义。

资料和方法

1、病例资料

选取解放军总医院妇产科20131-20171月收治的行子宫瘢痕憩室切除修补手术治疗患者共65例。纳入标准:既往有1次或以上剖宫产手术史者;根据B超、MRI或宫腔镜检查诊断为CSD者;所有入组者均采用CSD切除修补术治疗;病例及随访资料完整者。排除标准:合并其他妇科相关疾病致手术或治疗方案发生改变者。根据手术方法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观察组采用经阴CSD切除修补术,对照组采用宫腹腔镜联合CSD切除修补术。

2、观察组经阴

CSD切除修补术 硬膜外麻醉,取膀胱截石位。具体手术方法:阴道拉钩暴露宫颈,钳夹宫颈前唇暴露术野;②1∶2000副肾素生理盐水注射入膀胱宫颈间隙;剪刀沿水垫逐步剪开并进入间隙;钝性分离、上推膀胱至子宫峡部水平;确认憩室病灶范围,切除病灶及周围组织;可吸收线间断内翻缝合子宫肌层,再次探查缝合部位张力满意;间断缝合子宫浆膜层,查膀胱无损伤、创面无渗血,常规关闭腹膜及阴道壁,手术结束。术后1个月和6个月(月经结束后)复诊,经阴道超声检查修补部位情况,同时记录术后月经及临床症状恢复情况。

3、对照组实施宫腹腔镜联合

CSD切除修补术 气管插管,全身麻醉,取膀胱截石位。手术方法:宫腔镜探查,明确憩室位置;建立气腹,穿刺置镜,腹腔镜下打开膀胱腹膜反折,下推膀胱,暴露病灶,透光试验阳性部位为病灶处;切除病灶及周围组织,可吸收线连续缝合切口;宫腔镜下再次检查憩室结构消失,透光试验阴性,手术结束。

4、观察指标

1)记录并比较两组病例基线资料:年龄、剖宫产史(1次或≥2)、每月阴道流血时间(包括行经天数以及行经间期出血时间)、经阴超声检查结果中子宫缺损处肌层厚度(最小值)2)围术期相关指标:手术时间(刀碰皮到手术结束)、手术出血量、住院时间以及住院费用。3)疗效相关指标:术后1个月和6个月(月经结束后)复诊,记录经阴道超声检查修补部位情况以及术后月经和临床症状恢复情况。评估CSD切除修补术疗效标准如下:有效:行经周期≤7d,无阴道不规则出血或较术前明显减轻,盆腔痛、痛经、阴道不适等临床症状消失或较术前明显减轻,经阴道超声未发现憩室病灶,检查满意;部分有效:每月阴道流血时间较术前减少≥2d,前述症状较术前部分减轻,经阴道超声检查仍可见部分肌层薄弱处或憩室病灶;无效:每月阴道流血时间较术前无改变或减少<2d,前述症状无改变,经阴道超声检查仍可见憩室病灶。5数据处理 采用SPSS19.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处理,计数资料以百分数表示,组间比较采用构成比χ2检验;计量资料以-x±s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1、两组基线资料比较

观察组31例,对照组34例。两组病例年龄、剖宫产史、每月阴道流血时间以及子宫缺损处肌层厚度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病例资料有可比性。

2、两组围术期情况比较

观察组手术时间少于对照组,手术出血量少于对照组,住院费用少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平均住院日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3、两组疗效比较

随访1个月时观察组有效率为74.2%高于对照组的58.8%,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随访6个月时观察组有效率为87.1%高于对照组的67.6%,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中1例无效者行二次CSD切除修补术;对照组3例无效者中2例由于阴道流血淋漓不尽以及盆腔痛症状严重,行腹腔镜下子宫切除术,1例行二次CSD切除修补术。

讨论

文献报道,子宫瘢痕憩室(CSD)在剖宫产术后产妇中发病率高达64.5%[4-7]。剖宫产子宫切口愈合分为三个阶段,术后约3周是纤维瘢痕修复阶段,结缔组织增生连接,进行纤维瘢痕修复;术后3~6个月随着肌细胞再生使瘢痕组织逐步肌肉化,为瘢痕成熟阶段;术后2~3年切口瘢痕肌肉化程度达最佳状态,为瘢痕机化阶段,而随着时间推延,瘢痕部位肌肉逐渐去弹性化和退化[8]CSD病灶的形成是由于剖宫产切口愈合不良引起,造成不规则出血的原因如下:1)子宫瘢痕部位的纤维组织和坏死组织的血供较差,经期子宫内膜剥脱后再生速度降低,逐步导致病灶形成;2)瘢痕处的子宫内膜生长与正常内膜不同步,导致剥脱时缺损逐步增大;3)Fabres[9]报道CSD病灶处的胶原纤维和肌组织缺乏引起该部位收缩能力下降,导致憩室病灶逐步形成,存留经血;4)粘液和血液积聚于憩室处引起感染(炎症细胞浸润)和出血,导致经期延长与行经间期出血。

目前国内外尚无CSD相关诊治指南,有研究提出在超声检查结果中根据CSD病灶严重程度可分为3种类型:三角形或卵圆形缺损、线性缺损与囊性或条形缺损[10];主要的治疗方法为药物(雌孕激素口服)保守治疗和手术治疗(病灶切除修补术与子宫切除术)。对于临床症状较重者,激素药物治疗往往只能暂时缓解症状,同时对于有怀孕需求者并不能降低CSD病灶引起的憩室部位妊娠、大出血和子宫破裂等风险[11]。近年来,关于内镜手术治疗CSD的研究越来越多。Api[12]报道宫腔镜诊断和治疗CSD对改善阴道流血症状疗效满意,但无法达到对子宫肌层薄弱处进行修补之目的;Stamatopoulos[13]报道利用宫腔镜对CSD进行诊断后使用腹腔镜手术进行病灶切除修补,能够在改善临床症状同时修补肌层缺损处;但Li[14]研究指出,宫腹腔镜两种方法联合的疗效并不优于一种方法,但其花费高昂、手术时间长,并且要求手术医生熟练掌握两种内镜技术,不利于基层医院开展。经阴手术方式的历史悠久,目前国内多采用子宫下段剖宫产,因此经阴手术顺应CSD病灶解剖结构,具有天然优势,同时具备手术操作直观、技法简学易会的特点[15-16]。本研究中观察组采用经阴CSD切除修补术治疗,其手术时间、手术出血量和住院费用均少于宫腹腔镜联合手术病例(P0.05);随访6个月时观察组有效率87.1%高于对照组的67.6%(P0.05)。说明经阴CSD切除修补术较宫腹腔镜联合手术临床症状改善更加明显,治疗效果更确切。

目前国内外文献对于经阴和宫腹腔镜联合CSD修补术的报道多为病例系列报道,缺乏大规模随机对照试验证据。Wang[17]报道,宫腹腔镜联合CSD修补术患者的临床有效率为59.6%,甚至低于本研究中的67.6%。研究表明手术过程中CSD病灶部位纤维组织去除彻底和缺损得到有效修补是临床症状改善的重要影响因素[10]。本研究总结经阴CSD修补术与宫腹腔镜联合手术相比有如下优势:1)在直视下操作,结合手指触觉确定病灶范围并切除之,同时采用双层间断缝合修补CSD缺损部位;2)经阴手术以水垫打开膀胱宫颈间隙,如前次剖宫产切口位置较低则无需上推膀胱至腹膜反折即可暴露病灶,降低手术难度,防止膀胱等脏器损伤[18]3)不需要全麻和气管插管,降低麻醉风险,对手术室硬件设备要求低,同时也减轻了患者的经济负担[19]。而相比之下宫腹腔镜联合CSD修补术虽然有宫腔镜引导,仍存在膀胱损伤、病灶切除不彻底以及内镜能量器械热损伤等问题,术者的缝合方式和技巧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手术效果。

作者:作者:王 霞,李 棪,田 爽,宋 磊

参考文献:

1、张世妹,周丹,彭萍.剖宫产子宫瘢痕憩室诊断和治疗进展[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15312):174-176.

2、付一元,肖青,钟卓慧.宫腔镜电切及经阴道子宫瘢痕憩室切除缝合术在子宫瘢痕憩室治疗中的作用研究[J.中国实用医药,

作品二:

模型教学在妇产科住院医师规培教学中的应用

【摘要】目的充分调动学生的主观能动性,以帮助学生充分理解太抽象的难点或重点,加强动手能力,增加学习气氛。方法选取2014—2016年在该院参加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39名学生,将其随机分为观察组20名及对照组19名,观察组采用模型教学、多媒体及情境教学等方法,对照组采用传统的临床教学方式,如跟随查房、书写病历等。出科时对两组学生进行理论考核及技能考核并统计分数,同时进行问卷调查了解学生对不同教学方式的满意度。结果观察组考核成绩明显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对不同教学方式的满意度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使用模型教学能提高学生的动手能力,同时可以提高学生上课的兴趣,使得各类医学生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获得较全面的医学知识和丰富的临床经验,对培养学生的职业能力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关键词】教育,医学;妇产科,医院;教学方法

妇产科学是一门实践性、专业性很强的学科,因此,教师在教学中要注意实用型人才的培养。教学方式直接影响着学生对妇产科学理论和操作技能的掌握[1],尤其是目前中国正如火如荼地全面开展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及大学生技能操作竞赛,这就要求教师更应重视临床带教,注重技能的培养。临床带教是培养医学学生成为合格医务工作者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引导医学生走上职业生涯的一个过程[2]。教学中为了保证患者的安全,需要教师更加重视使用模型教育及了解模型教育的必要性和优点。本文对比分析了在本院妇产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学生中使用模型教学法的效果。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2014—2016年在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妇产科参加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学生39人,其中专科规培14人,全科规培25人,将其随机分为观察组20人及对照组19人。观察组学生平均年龄(25.3±1.5)岁,对照组中平均年龄(26.1±1.7)岁。1.2方法1.2.1研究方法观察组结合模型、腹腔镜模拟器及情境教学等方法,采取理论和实践相结合,以考代练,更加重视临床思维的培养[3-4],重视学生在模型上亲自动手操作,并反复强化训练,从而提高学生的实际动手能力;并尝试结合以问题为基础的学习(PBL)增加教学的趣味性,增加课堂活动的活跃性,采用病例分析及标准化病人的方式来指导学生,让其主动参与,分析推理操作,同时有教师随旁指导和总结。通过这些方法加深学生印象,从而对妇产科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有比较深的印象,能够流畅地完成妇产科基本操作。而对照组采取传统的跟随带教教师查房、患者体检、书写病历、观看手术,每1~2周进行1次课内小讲座,可在带教教师指导下做一些简单操作等。

1.2.2评估标准

每名学生出科时均经理论和技能操作考核。理论考核成绩占60%,技能考核成绩占40%85~100分为优秀,70~<85分为良好,60~<70分为及格,<60分为不及格。优良率=(优秀人数+良好人数)/总人数×100%.出科前采用不记名问卷调查的形式(问卷内容包括是否提高了学习效率、是否提高了分析问题及解决问题的能力、是否有利于技能掌握、对目前教学方法是否喜欢等),统计分析教学效果及满意度。教学满意度分为5个等级:非常满意、比较满意、满意、不太满意及很不满意。

1.3统计学处理

应用SPSS18.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分析,两组学生成绩和教学方法满意度比较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学生出科综合成绩比较

观察组学生出科综合成绩优良率(85.0%)明显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2.22种教学方法的满意度调查结果比较

两组学生对教学方法的满意度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3、讨论

3.1妇产科教学的目前状况

由于妇产科教学内容的抽象性、复杂性及解剖位置上的私密性,学生理解困难。从另一角度来说,许多知识需要直观感受和亲自动手操作才能掌握和理解。例如产前检查(产科四步触诊)、妇科检查、产科分娩机制、正常分娩的过程、会阴缝合,这些妇产科教学的重点、难点问题,在教学中往往出现讲解多遍,但学生仍不能理解,更无法在头脑中形成较清晰的思路。如果没有形象的、具体的方式去展示,很难使学生形成清晰的概念,从而也使得学习的知识点很难被理解。传统的实践教学是一位教师在教室中指导众多学生。近年来,该教学方式配合电脑、多媒体的应用,仍难以取得较好的教学效果。基于此,模型教育使得医学生在没有医患紧张的环境中安心进行临床技能操作训练,建立了一个很好的教育平台[5-6]

3.2模型教育的优点

2010年美国一项调查研究显示,医学模型已经广泛应用于见习、实习及住院医师的培训教育中[7]。近年来,模型教学在医学教学中得到广泛应用,这不仅提高了学生对知识的掌握能力,可以让各类学生在模型上反复练习,还提高了教师的教学能力和教学质量,一改以往的教学方式。模型演示是教师向学生展示实物或直观教学模型,示教技能操作步骤,对过程或程序进行形象化的解释,是教师一边讲解一边操作、学生边看边想的过程[8]。让学生在模型上尝试自己独立操作,教师可关注其操作的步骤并辅以同步指导。在教学中穿插演示和教学模型,这种逼真的仿真模型可让学生们动手练习妇科检查、女性骨盆的测量和产科四步触诊等技术,既能形象地了解妇产科的操作,又能使学生获得感性认识,有利于学生对教学内容的理解和记忆。通过模型教育可以使基础知识与临床操作完美结合。教师灵活的教学方式,使得学生较轻松地掌握妇产科的知识点,同时将书本上枯燥无味的知识点转化成形象的动手操作,提高学生对妇产科学的兴趣,丰富了教学内容。例如,通过产科分娩模型、妇科骨盆模型[9]证实,对临床见习学生来说,示教模型可以奠定解剖等基础知识、提高临床能力,让那些不容易理解的知识点变得触手可及,为今后的临床工作打下坚实的基础,摒弃了以往的填鸭式教学方法,加强了学生和教师间的互动,做到教学相长,活跃了课堂气氛。学生在带教教师的指导下,了解每步操作的具体过程,同时可自行、反复尝试操作直至熟练,带教教师在学生的操作中观察其是否有疏漏及每步的精准程度。

3.3模型教育的前景

在教学中,教师也要不断丰富教学模型,避免单一性,并不断培训教师队伍,建设优秀的教师队伍,开设并规范模型示教室。在现有的模型上,教师也可以开动脑筋加以改造,使其更加逼真。比如,使用牛舌模型模拟产科会阴缝合[10]、腹腔镜下剥葡萄和橘子、猪的喉状软骨和气管模拟气管切开等,使得教学更有真实感。在培训中,增加简单沟通,可以同时培养临床医患沟通,模拟真实的临床环境,有助于培养学生的人文关怀。

使用模型教学不仅可以提高学生的动手能力,还能避免枯燥的理论学习,提高学生上课的兴趣,也可使用模型指导各项操作步骤及相关流程,使各类医学学生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获得较全面的医学知识和丰富的临床经验,使学生对抽象、复杂的教学内容有更深刻的理解和记忆,丰富了示教内容,提高了学生的学习效果,为进一步的学习打下了坚实基础,使学生够理论联系实际,使教师真正做到言传身教和事半功倍。同时让学生成为教学活动中的主体,主动学习、思考,获取知识。

综上所述,模型教学在妇产科教学中的应用,可以充分调动学生的主观能动性,帮助学生充分理解太抽象的难点或重点,加强动手能力,增加学习气氛,对培养学生的职业能力有积极的推动作用,并且增加了临床教学的安全性[11]。因此,该教学方式在教学工作中值得推广。

作者:付娟娟,卫兵

作品三:

剖宫产手术不同缝合方法

对二次妊娠子宫破裂发生率的影响

【摘要】目的探讨剖宫产手术不同缝合方法对二次妊娠子宫破裂发生率的影响。方法选取20032月至20167月大连庄河市妇幼保健院妇产科门诊收治的1024例实施剖宫产手术后二次妊娠的孕产妇作为研究对象,根据剖宫产手术后缝合方法不同将其分为单层连续缝合组(501例)与双层连续缝合组(523例)。比较两组孕产妇先兆子宫破裂、子宫破裂发生率以及满意度。结果双层连续缝合者先兆子宫破裂、子宫破裂发生率均明显低于单层连续缝合者,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双层连续缝合者满意度为96.0%,明显高于单层连续缝合者的8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对剖宫产手术分娩者实施双层连续缝合能够降低二次妊娠先兆子宫破裂和子宫破裂发生风险,提高孕产妇的满意度。

【关键词】剖宫产手术;单层连续缝合;双层连续缝合;二次妊娠;子宫破裂

剖宫产是妇产科常用的一种分娩方式,是指通过手术将子宫经腹部切开取出胎儿的过程,其尽管能够减轻孕产妇的分娩痛苦,但术后近远期并发症较多。相关研究显示,剖宫产分娩产妇出现术中出血、术后血栓形成、子宫瘢痕妊娠、再次妊娠发生前置胎盘和子宫破裂的风险均较高[1]。另有研究指出,实施剖宫产方式分娩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围生儿病死风险,但会导致孕产妇病死率增加,相较于传统阴道分娩方式术后恢复缓慢[2]。近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升和二孩政策的开放,选择剖宫产分娩的人数越来越多,而剖宫产后二次妊娠者子宫破裂发生风险较高。有研究表明,剖宫产术后不同缝合方法与二次妊娠先兆子宫破裂、子宫破裂发生风险密切相关[3]。本研究就剖宫产手术不同缝合方法对二次妊娠子宫破裂发生率的影响进行分析,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20032月至20167月大连庄河市妇幼保健院妇产科门诊收治的1024例实施剖宫产手术后二次妊娠的孕产妇作为研究对象,根据剖宫产手术后缝合方法不同将其分为单层连续缝合组(501例)与双层连续缝合组(523例)。单层连续缝合组孕产妇年龄2238岁,平均(27±3)岁,孕期2637周,平均(31±3)周,前次剖宫产距本次妊娠时间6个月至8年,平均(32±4)年;双层连续缝合组孕产妇2239岁,平均(27±3)岁,孕期2638周,平均(31±3)周,前次剖宫产距离本次妊娠时间8个月至8年,平均(32±4)年。两组孕产妇年龄、孕期等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治疗方法

首先,确定所有受试者是否符合剖宫产指征,其中剖宫产分娩的指征可以归结为头盆不称、软产道异常、产程异常、骨产道、胎儿或胎位异常、脐带脱垂、胎儿窘迫、先兆子宫破裂及子宫破裂。明确受试者是否符合上述指征,综合考虑受试者分娩意愿进行剖宫产手术。在实施剖宫产完成分娩,彻底止血后,行单层连续缝合或双层连续缝合。单层连续缝合:将切口右侧顶端作缝线打结,于切口上缘0.5cm及切口右侧顶端1cm处进针,穿刺切口上缘出针,然后于下缘相对应内膜处进针,对应浆膜面出针,重复上述操作即可。双层连续缝合:将切口右侧顶端打结,于切口上缘0.5cm及切口右侧顶端1cm处进针,穿刺切口上缘出针,然后于下缘相对应内膜处进针,对应浆膜面出针,然后将缝线套过出针处缝针向下压作双层处理,重复上述操作。

1.3观察指标

统计单层连续缝合与双层连续缝合者先兆子宫破裂和子宫破裂发生情况。先兆子宫破裂表现为:子宫强直性或痉挛性过强收缩,产妇烦躁不安,呼吸、心率加快,下腹剧烈疼痛,阴道少量出血;因胎先露部下降受阻,子宫强烈收缩,子宫体部肌肉增厚变短,子宫下段肌肉变薄拉长,在两者之间形成病理缩复环,该环逐渐上升达脐平或脐上,压痛明显;膀胱受压充血,出现排尿困难及血尿;胎儿触不清,胎心率加快或减慢或听不清。子宫破裂分为不完全性及完全性破裂。不完全性子宫破裂是指肌层部分或全层破裂但浆膜层完整,宫腔与腹膜不相通,体征多不明显。完全性子宫破裂是指子宫肌壁全层破裂,宫腔与腹膜相通,产妇突感撕裂样疼痛,宫缩骤然停止,随即全腹持续性疼痛、休克、腹壁下扪及胎体、胎心消失、阴道鲜血流出、先露升高、宫口缩小。

采用自制问卷调查表对两组患者对缝合方式的满足度进行评估,包括医护人员的技能操作水平、服务态度以及缝合方式应用效果等方面,总分100分,满意:>80分,较满意:6080分,不满意:<60分。总满意度(%=(满意例数+较满意例数)/总例数×100%1.4统计学分析采用SPSS21.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以±s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百分率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讨论

剖宫产是妇产科难产孕产妇常用的处理手段,且多种因素均可导致孕产妇选择剖宫产。近年来,国内剖宫产率明显增加,且剖宫产分娩完成后子宫切口缝合方法已经经历了比较复杂的演变过程。子宫切口愈合的过程较复杂,多伴随有粘连形成和瘢痕重建过程。影响切口愈合的因素较多,而一旦剖宫产术后子宫切口愈合效果不佳,则很有可能会导致二次妊娠者出现子宫破裂的风险明显增加[4]。研究显示,影响剖宫产术后子宫切口愈合效果的因素主要包括缝合方式、患者体质、局部血供、腹腔粘连程度等[5],而上述因素均是严重影响剖宫产分娩术后二次妊娠患者发生先兆子宫破裂、子宫破裂等不良现象发生的重要原因。

临床对于剖宫产后患者常用的子宫切口缝合方法包括单层连续缝合、双层连续缝合、间断缝合、连续褥式缝合等。既往有学者指出,连续褥式缝合处理的剖宫产分娩孕产妇子宫下段切口愈合不良发生率明显高于间断缝合者,且前者子宫下段切口恢明显较后者慢[6]。说明连续褥式缝合愈合不利风险更高,因此临床并不提倡对剖宫产分娩者实施该缝合方法。间断缝合方式的手术时间相对较长,止血效果差,线结较多。

新式剖宫产缝合方法多采用单层连续缝合和双层连续缝合处理,其操作均比较简单,且能够缩短手术时间。有研究显示,单层连续缝合方法在剖宫产分娩孕产妇中应用不能保证子宫切口浆膜面解剖学层面上的快速和充分恢复,术后腹腔粘连发生风险较高,且止血效果差,因此临床并不主张在剖宫产分娩孕产妇手术中实施单层连续缝合方法处理[7]。另一方面,双层连续缝合方法能够保证解剖学对位缝合,止血确切,术后粘连发生率较低[8]。白红等[9]研究指出,对子宫浆肌层实施双层连续缝合而不对脏层以及壁层腹膜进行缝合处理能够缩短手术时间,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轻术后疼痛与膀胱炎发生率,具有切口美观、手术时间短、术中失血量少、术后恢复迅速等优点,因而在临床中得到了广泛应用。

本研究结果显示,双层连续缝合者先兆子宫破裂、子宫破裂发生率均明显低于单层连续缝合者。说明对剖宫产孕产妇实施双层连续缝合可降低二次妊娠先兆子宫破裂和子宫破裂发生风险,本研究结论与既往研究相似[10-11]。且双层连续缝合者满意度明显高于单层连续缝合者,提示患者对该缝合方式较为认可,预后理想。

综上所述,对剖宫产手术分娩者实施双层连续缝合能够降低二次妊娠先兆子宫破裂和子宫破裂发生风险,提高孕产妇的满意度。

作者:倪丽

参考文献:

[1]姬素红,肖三虎,何利兵,.剖宫产手术不同缝合方法与二次妊娠子宫破裂发生风险的相关性研究[J].医疗装备,2015(3):40-42.

[2]张咏梅,任春霞.不同缝合方式产妇二次妊娠子宫破裂风险影响分析[J].浙江创伤外科,2016,21(2):365-366.

[3]蒋桂湘.剖宫产后再次妊娠并发先兆子宫破裂的早期诊断[J].医药前沿,2016,6(5):63-64.[4]张秀清,张一妮.妊娠晚期及分娩期子宫瘢痕破裂3例超声诊断及分析[J].中国冶金工业医学杂志,2016,33(5):536-537.

[5]曹晓明,黄庆,史玉爽,.不同剖宫产缝合方式对子宫切口瘢痕憩室形成的影响[J].中国计划生育和妇产科,2017,9(3):31-33.

[6]邵敏佳,贺晶,蔡淑萍.疤痕子宫再次妊娠发生破裂的风险因素分析[C].湖州:泛长三角围产医学学术年会暨浙江省围产医学学术年会,2015.

[7]陈蔚琳,金力.剖宫产术后子宫瘢痕缺损及再次妊娠的风险评估[J].中华妇产科杂志,2015(9):3.

[8]方洁.瘢痕子宫(前次剖宫产史)再次妊娠的晚期妊娠结局分析[D].大连:大连医科大学,2015.

[9]白红,张秀蓉,李玉岩.两种剖宫产缝合方式对子宫切口瘢痕憩室的影响[J].航空航天医学杂志,2016,27(2):212-214.

[10]杨丽君.剖宫产术子宫缝合方式对盆腔粘连与切口愈合的影响[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6,8(2):125-126.

[11]吕发辉,凤林.不同缝合方法对子宫肌瘤剔除术后妊娠结局的影响[J].医学理论与实践,2017,30(1):85-86.

转载请标明出处,论文地址:

  • 1
  • 2
  • 3

【期刊易】专业提供最新期刊论文范文在线阅读学习及期刊查询推荐论文发表服务!Tel:400-8813-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