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易★全新改版-收录各领域省级、国家级、核心期刊共计12356种,是你论文发表的好帮手!
当前位置:期刊易论文网 > 论文范文 > 社科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公司法修改后公司股东在诉讼中就认缴的注册资本应否承担举证责任

2017/04/06|发布者: 期刊易|阅读:
【摘要】 公司法修改后公司股东在诉讼中就认缴的注册资本应否承担举证责任 引言 : 2013 年 12 月 28 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下简称“新公司法”),这次修改是自公司法颁...

公司法修改后公司股东在诉讼中就认缴的注册资本应否承担举证责任

引言20131228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下简称“新公司法”),这次修改是自公司法颁布20年来的第三次修改,新公司法自201431日正式实施。本次修改的一大特色即为将公司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变为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那么在认缴登记制度下,诉讼中,公司股东还是债权人承担股东出资的举证责任,这是我们需要关注的问题。

关键词:新公司法、认缴注册资本、举证责任

    一、从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到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

注册资本制度是公司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公司注册资本制度是否完善,直接影响着公司是否拥有独立的财产,公司的债权人能否得到有效地保护,因此,注册资本制度是学术界和司法界研究的热点问题。

(一)关于注册资本的概述

注册资本作为公司制度的基本内容,不仅是公司成立的基本条件,也是社会公众和债权人判断公司资信规模和信用度的重要参数。在我国,注册资本是指企业在登记成立时,在公司章程中确立的,并经公司工商登记机关登记注册的资本总和。[1]公司注册资本是一个相对静止的概念,其在公司设立或变更注册资本时随公司登记而确定。

公司注册资本根据对股东出资缴纳要求的不同,可以分为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和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是指法律规定股东必须实际缴纳出资且经过验资程序才能注册成立公司。[2]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的优势在于能够保证公司具有较充足的资金,也能够一定程度上保障债权人的权益。但该模式的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股东实际缴纳出资需要占用大量企业资金,无形中降低了企业运营效率,同时,股东为了摆脱该制度的束缚,采用抽逃资金或虚假出资的方式,反而使债权人处于不利的地位。另一方面,该制度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股东投资创业的热情,不利于社会经济的繁荣,也不利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正因为如此,国务院开始着手推进注册资本制度的改革,公司法也对相关条文进行了修改。

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为公司股东只要认缴出资就能注册公司,不需强制验资,由股东自主约定出资事宜,公司登记机构只登记公司股东认缴的注册资本总额。注册资本认缴制,能够进一步降低市场主体的准入门槛,促进经济发展。同时该种模式可以改变现有的监管模式,由行政机关机关变为信用监管,能够进一步扩大社会监督,鼓励社会共治,提供监管效率,激化经济活力。

(二)我国新公司法关于注册资本的改革

我国新公司法最大的特色之一即为将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变为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这项改变,降低了公司准入门槛,降低了社会创业的难度,将对公司的管理从行政管理为主变为市场自律和社会监督,这项变化,有利于激发经济活力,促进经济繁荣。

新公司法对注册资本制度的变化主要体现在以下条文:

1、有限责任公司

旧公司法第26条主要内容为:有限责任公司的注册资本为在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全体股东认缴的出资额。公司全体股东的首次出资额不得低于注册资本的百分之二十,也不得低于法定的注册资本的最低限额,其余部分由有股东自公司成立之日起两年内缴足;其中,投资公司可在五年内缴足。

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的最低限额为人民币三万元,法律、行政法规对最低限额有较高规定的,从其规定。

修改后的新公司法第26条主要内容为:有限责任公司的注册资本为在公司登记机构登记的全体股东认缴的出资额,法律、行政法规以及国务院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2、股份有限公司

旧公司法第81条主要内容为: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发起设立方式设立的,注册资本为在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全体发起人认购的股本总额。公司全体发起人的首次出资额不得低于注册资本的百分之二十,其余部分由发起人自公司成立之日起两年内缴足;投资公司可以在五年内缴足。在缴足前,不得向他人募集股份。
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募集方式设立的,注册资本为在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实收股本总额。
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的最低限额为人民币五百万元。法律、行政法规有最低限额有较高规定的,从其规定。

新公司法第83条和第84条主要内容为:以发起设立方式设立股份有限公司的,发起人应当书面认足公司章程规定其认购的股份,并按照公司章程规定缴纳出资。以非货币财产出资的,应当依法办理其财产权的转移续。以募集设立方式设立股份有限公司的,发起人认购的股份不得少于公司股份总数的百分之三十五;但是,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根据上述条文,新公司法改变了原有的注册资本制度,除法律法规另有规定外,公司注册资本由原来的注册资本实缴变为注册资本认缴,同时取消了最低注册资本限额和公司股东需在二年或五年内缴足出资的要求,公司股东可以在公司章程中自主约定出资额度、出资方式、出资期限等内容,并将相关信息向工商登记机关备案。

二、新公司法下股东认缴出资的举证责任分配

新公司取消了法定最低注册资本的限制,变为认缴制,并不意味着股东不需对注册资本承担责任,实际上,只要有公司资本的存在,股东就应承担出资义务。废除了最低注册资本制度,改变的仅是股东出资额的多少,并未改变股东的出资义务。在新公司法实施后,如果股东在认缴注册资本后出资不实(出资不实为股东在公司设立或增加注册资本时,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未出资或出资不足,以及在出资后抽逃出资的行为),那么在诉讼中应由公司、公司债权人或公司其他股东(以下简称原告)承担股东出资不实的举证责任还是应由股东自身承担已据实出资的举证责任,这是我们这篇文章要论述的问题。

(一)关于举证责任的争议

举证责任是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收集或提供证据的义务,并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在诉讼中,股东出资不实的举证责任如何分配,理论和实践界存在两种观点:

1、由原告承担举证责任

该观点认为,当原告起诉主张公司股东对认缴的注册资本出资不实时,应由原告出具支持其主张的证据,如原告出具公司财务证明、银行验资报告等文件,如果原告无法提出证据,则法院不能支持其诉讼请求。

该观点的理由在于,根据民事诉讼法第64条第1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即我国举证责任的基本原则为谁主张,谁举证。虽然我国在侵权等特殊领域规定了举证责任倒置,但认缴注册资本并非属于举证责任倒置所涵盖的范围,因此,就股东出资不实的证明责任仍属于原告。

2、由公司股东承担举证责任

该观点认为,由于股东出资不实的行为具有长期性和隐秘性,同时关键证据掌握在公司内部,原告难以收集证据,因此根据举证责任应坚持公平公正的理念,应由公司股东承担已出资的举证责任,即实行举证责任倒置。

(二)本文观点

本文认为,以上两种观点都有一定的不合理性,关于第一种观点,在认缴注册资本制下,原告本已失去强制验资下的举证先机,再加上要面对公司内部掌握的财务账册,原告很难从复杂的资料中抽离出来股东出资不实的证据,在这种情况下,单纯的依靠“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判定由原告承担举证责任,显示是不合理的。

关于第二种观点认为在认缴注册资本的诉讼中,应实行举证责任倒置,该种观点未考虑到举证责任倒置不仅与当事人的诉讼权利相关,更关系到当事人的实体权利义务,举证责任倒置加重了当事人的举证负担,因此该制度必须法定化,即倒置案件的类型应法定化,而目前的法律法规并未规定在认缴注册资本诉讼中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因此,该种观点不具有司法可行性。

笔者认为,在认缴注册资本诉讼中,应按如下原则分配当事人双方的举证责任:

1、由原告出具股东出资不实的初步证据

在股东出资不实的诉讼中,仍实行谁主张、谁举证的一般举证原则,由原告承担举证责任,但是在股东出资不实一般以隐蔽方式进行,且关键证据均保存在公司内部的情况下,对原告的举证不能过于严格要求,只要原告提出使法官对股东出资行为产生合理怀疑的初步证据即可,即算完成举证责任。

2、坚持对股东出资不当的推定原则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75条,有证据证明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21条,当事人之间对是否履行出资义务发生争议,原告提供对股东履行出资义务产生合理怀疑证据的,被告股东应当就其履行出资义务承担举证责任。

根据上述条文,如果在原告提出对股东出资不实产生合理怀疑的初步证据,股东否认的,应提供出资证明、验资凭证或审计报告等证据,证明已完成出资义务,否则,则应坚持对股东的不利推定,即原告只要能举出使法院对股东出资不实产生合理怀疑的表面证据或证据线索,法院应要求股东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其不存在出资不实的情形。

三、原告就股东出资不实的举证途径

根据上文论述,在认缴注册资本制度下,原告在面对股东出资不实时,存在举证困难的情形,那么,如何提供法院认可的初步证据,是我们应该关注的问题,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三种方式介入:

1、原告应从审查公司财务资料和验资报告为举证起点。原告可通过合法有效的手段,获取公司原始的验资报告或财务报表,如果股东真实出资,公司必然留存出资时的验资证明,公司的财务信息也会有相关记载,原告可通过审查,了解验资报告或财务报表上是否有相关记载或记载有无不合理处,审查后原告可初步证实股东是否真实出资。

2、在公司工商管理部门查询公司工商登记材料。原告应着重查询公司工商登记的认缴注册资本额度及公司对外公示信息,了解股东出资情况。

3、查询公司股东会议记录。当公司存在履行完成出资义务的股东时,已出资股东往往要求出资不实股东补足出资,这种信息一般记载于股东会议记录上,原告通过查询股东会议记录,能够有效证明股东是否存在出资不实的情形。

结语: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的改革降低了市场准入门槛,优化了经营环境,但是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的实行,无疑增大了原告在股东出资不实时的举证难度,因此,在司法实践中既要坚持原告负有举证义务的原则,也要适当加重股东的举证责任,唯有如此,才能平衡诉讼双方的举证责任,保障案件裁判结果公平正义。

参考文献:

1、孙露波:“认缴注册资本登记制相关法律问题研究”,华东政法大学,2014年。

2、郑登瑜、杨文府:“认缴制下加强公司注册资本监督的若干意见”,法制与社会,2014年。



[1] 郑显芳、陈云霞、倪弘著:“中国公司法律制度研究”,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98

[2] 夏梅权:“我国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认缴制度研究”,南昌大学,2014年(期刊易 Www.qikanyi.coM 是专业的职称网站,主要提供教育教学医学职称期刊杂志服务,安全可靠,10年信誉保障,为您晋升保驾护航。)

转载请标明出处,论文地址:

  • 1
  • 2
  • 3

【期刊易】专业提供最新期刊论文范文在线阅读学习及期刊查询推荐论文发表服务!Tel:400-8813-556